新闻资讯Daily News

手机:13988126329

QQ:601621255

厂址:云南省西双版纳勐海县曼真村洪海茶厂
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 >

怀念骆少君:一位茶界真正的好人,天堂一定有您的茶香
2016-10-31 16:57 来源:洪海古树官方微信公众平     作者:洪海古树·小白

茶界泰斗骆少君院长

于2016年10月27日在杭州逝世,享年75岁。

洪海古树沉痛悼念骆老师,

并以此文纪念这位茶人传奇的一生。

骆 老 生 平:

骆少君:研究员、高级评茶师;著名茶叶品质化学研究专家;曾任三届全国政协委员。

1942年2月出生,福建惠安人。

1965年毕业于浙江农业大学茶叶系。

1981~1983年赴日本静冈大学留学。

编著日本出版的《即将到来的茶叶世纪》中中国茶部分,主编《饮茶与健康》和《评茶员》等。



骆老毕生为茶事业奔走,传扬茶人精神

骆老长期从事茶叶生化、品质检定及加工的研究,创建了我国茶叶香气化学实验室,填补了我国茶叶香气化学及茶用香花化学研究的空白,使我国进入了世界风味化学研究的最新领域;

 

她自然配得上“茶界先贤”、“先生”等一系列尊称,但我们更想称呼她为一个“茶界的好人”——一个毕生为中国茶界做尽好事的好人。


骆老一生为茶文化贡献无数,我们铭记于心。


许多人认识骆少君,是缘于她在茶界的声望。而骆老之所以步入茶界,缘于父亲的远见。

 

1961年,骆少君高中毕业后,拿到浙江农学院茶学系高考录取通知书。“当时浙江农学院茶学系还不出名,同学们都叫我不要去,但爸爸说:你以为当医生好啊,很累的。你这个人身体不好,人又懒,脑子又不好使,搞茶叶最适合你了。吃吃喝喝说说话,还能拿工资,快去快去!”因父亲一通风趣的鼓励,她愉快地步入了大学校园。

 

毕业后,骆少君被分配到了父亲的老家——福建,在福州茶厂当了一名技术员。

 

文革开始后,骆少君被下放到农村干活,但邻居对她很好,茶厂工人和茶农对她也很好,也因此学到了种茶、制茶和评茶的技能与本领。

 

1981年,骆少君成了“文革”后第一批政府公派日本静冈大学留学生。留学日本两年,她学的是“风味化学”,研究的是茶叶的香气。她利用所学创建了我国茶叶香气化学实验室,填补了我国茶叶香气化学及茶用香花化学研究的空白。

 

“我们一家人都喜欢喝茶,什么茶都可以喝。”骆少君说起自己的人生,就像品味着略有苦味的茶汤,“我什么本事都没有,就靠一杯茶,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。”


“无茶不贵,写写画画都得喝茶,皇帝都不可能天天喝白开水。”——骆少君


“茶好,什么地方都可以去,少数民族地区、达官贵人、不同宗教信仰的,都因为茶可以坐到一起,成为朋友。与茶共醉,笑论沉浮。”

说出如此朴实而精辟的话语的,正是骆少君院长。骆老的一生与茶紧密相连,一直在为茶业的发展与普及尽心尽力。

 

骆老是性情中人,她曾很骄傲地说自己因为茶,在世界各地得到的礼遇无数,因为茶,她遍走国内外丘陵高山,还曾5次进藏。海拔5000多米的高山,别人吃不消,她轻松登上。最后一次去时她已是花甲之人。

 

“我到哪里都带着茶,通行无阻。我去布达拉宫,可以进到别人无法进去的底层,因为我带着茶。”

 

骆老生前,只要天气尚可,每个周末都要穿过半个杭州城去看望九十多岁的母亲,然后爬一爬宝石山。


“我懂的太少了,茶是学不完的。”——骆少君


上世纪90年代初,看着许多茶企老员工、老技师纷纷下岗,她忧心忡忡。顶着压力、克服困难,组建了我国茶界第一个职业技能鉴定站,办起了全国第一个茶叶职业技能培训班。

 

当年别说费用,连行动都没有人表态支持,但他咬紧牙关坚持要办。第一批只来了十多人,他们来自全国不同茶厂,许多人的路费也是茶研所出的。

 

十多天培训结束后,名声就传了出去。后来,参加培训的人慢慢地多了起来,近20年过去,至今已培训了好几万人。


“茶如恩师,茶如慈母,为我解困,为我引路。”——骆少君


在九届全国政协会议上,骆少君提交了“国家应该把科技兴国与360行行行出状元并重作为基本国策”的提案。

 

她说,一个国家,人才能够进入科技领域的是少数,还有所谓的科技成果,是需要时间检验的。中国是大国,一部分人搞科研,大多数人需要在平凡岗位上做贡献,需要他们干一行爱一行。


“喝茶是人人平等的。”——骆少君


骆少君一边是培训技师、评茶师,严把茶叶生产销售关;一边奔走呼号,企望通过不同途径普及茶文化。

 

“我希望全民都来喝茶。我们是茶的故乡,茶的原产地,又是茶的消费大国、茶文化大国。这么好的东西,希望我们不要抛弃它,都来爱它,把它传承下去。”她对茶的感情胜似亲情。

 

几年来,骆少君利用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,以“建议”、“提案”或通过媒体发出一个茶界人士独特的声音:在全国“两会”上,她提出了《大力倡导“茶为国饮”迫在眉睫》的建议,希望把“中国茶”、“养生保健知识及饮茶”列入各类学校必修课程,并通过舆论普及茶的文化教育,让国民从小就有维护自己身心健康的常识及责任感。


“我到哪里都带着茶,通行无阻。”——骆少君


“我们的教育对茶文化不够重视,还有老用外国的模式套用中国的问题。我觉得,应该让每家每户的孩子喝茶,茶艺无所谓,把这杯茶泡好喝好就可以了,比如什么体质的人喝什么茶。”

 

骆少君对一些茶企所谓的“只有走向世界才是正道”的观点与做法很不以为然。

 

她说:“我觉得,首先让中国人都喝上茶最重要!这么好的饮品,为什么要让外国人先喝?如果中国的孩子从小学会喝茶,对他们的身心很有好处。

第一,茶叶可以解毒;

第二,茶叶可以让浮躁的心静下来;

第三,茶叶可以让你走到哪里都不发生困难。

 

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商家争夺的最大市场,为什么我们自己不首先占领?

 

喝茶,可以老老少少在一起,通过轻松的、孩子们乐意的方式,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传承下去,回归忠孝礼仪,唤醒中华民族的民族之魂。

 

‘茶为国饮’,让国人受益,让我们的孩子都很健康,提升国民的养生保健认识,那是最大的贡献。



洪海古树好茶自己会说话


扫描上方二维码,关注洪海古树官方微信,更多美文与您分享

 


Copyright © 1999-2016 西双版纳洪海茶业有限责任公司 云南古树茶 云南大树茶 地址:云南省西双版纳勐海县曼真村洪海茶厂